您现在的位置:情感口述 > yabo sport

《杀瓜》影评精选10篇

发布时间:2019-06-23 17:46编辑:本站原创阅读(10)

    《杀瓜》影评精选10篇

      《杀瓜》是一部由高则豪执导,董勇/刘桦/胡明的一部的,特从上的一些的,对能有。   《杀瓜》影评(一):杀瓜  不知为何都给一两颗星,更像类电影,的故事,简单的,简单的明理,但里透露出一种的,“我们是裂口瓜,刘红国是野生瓜”的在这里试图萌芽,,对错,这里的《杀瓜》更带有一种“”的。 2星演2星故事1星对冲低分。   《杀瓜》影评(二):一个的  #first入围片#《杀瓜》分:  王小波《一只特立的猪》式的,刀落瓜开、,:  1.改编,照搬微的和;  2.选角失误,武生的董勇演瓜农很尬好不,而显然也缺乏调教的;  3.跳帧、等影节片就不说了,后期会,但视听还停留在,别的不说,单就转场,黑幕转场什么成了电影的了?空镜或遮挡转场?想说已经够了,真的不再用拉幕留了,早没有小式的啦~  《杀瓜》影评(三):如果光说话就是一部电影,我一天能拍几部  就100块的儿可以扯成一部电影,也是不得不服导演,我就得去扶墙了。

      这戏拍的时候,白天应该不到30度。

    看的着装,长衣长裤,还加一麻布褂子,也看不到,从演员的也看不出热的,真超过30度,人的不会那样。 连都没有开。 逃犯也穿长,还两件。

      这卖瓜的还戴个手串,中年呢,后面骑换的衣服和压根儿不像的农民。

    然后这还会跟西瓜说讲,却又不懂什么(搞不懂导演要这三纲五常的是什么),可是他读信报却又顺溜得不行。 感觉编剧写这个人物时是分裂的。

      演员的化妆真太不了,导演是没去过乡下吧?这对包括,这,这,这,这,哪点像的?  最接的是“两年后”,棚屋、装束没一点就算了,可田都的,导演你不能有点吗?  《杀瓜》影评(四):一种双标  看这个的比这个片子本身多了,为什么这么说呢?  通常,我们厌倦了讲话、央视还有报菜名稿。

    为什么呢?因为语言。 我们会把很刻意的称作是“”。 ,我们还会把“宣传”和“”起来,一起一番。

    对于敢于站在人前大声的人,我想大家还是对他们或多或少存有敬佩之情,这也是为什么,几乎所有人都买《杀瓜》立意的账。

      但是“宣传”也有之分的,抗战国统区靠着,可是收买了不少的。 这是的宣传,一般下大家直接就了。

    真正让大家的宣传类型,是上一段提到的那种宣传,不光宣传内容没有,就连宣传的也不堪。

      那么问题来了,如果批判上述“宣传”所采用的形式本身和被批判低级,我们该用怎样的去看待呢?给予《杀瓜》的诸位多是基于本片批判的。

    这是一种论的,直白一点说,只要能够达成目的,不择也是可以被的。 这种逻辑套用到《杀瓜》之上就是:就算这片子以电影的各种来都是烂片(选角、、台词和),但他批判体制了所以就是!  双标无疑。

      双标的无疑是的,就瓜论瓜,这是一种裂口瓜驱除大甜瓜和野生瓜的:给《杀瓜》一个好评,首先降低了电影之所以为电影的标准,而后又降低了批判之所以为批判的标准。

    我想导演远没有到了还非要拍一片表达思考的,这种是的。 把领导报菜名式的书目罗列改成王小波《一只特立独行的猪》节选,也并没有显得更或者更。

      没有没有钱的,长片不足就拍短片,拍片经验不足就,也写就敲敲。

    但是本来只有发条微博的,偏偏要拍一部电影长片出来,这个账我是不买的。   《杀瓜》影评(五):我们看的《杀瓜》,很不一样  《杀瓜》最早在去年的FIRST,入围“最佳剧情片”、“最佳奖”、“一种立场”三个,最终拿到了“一种立场”奖。

    去年我也去了西宁,看了一些电影,《杀瓜》是当时没看到的几部电影之一。

      电影节后,翻看对《杀瓜》的评论,多是挖苦之声,甚少好评。

    没看上《杀瓜》,倒也不觉得了。

    但能拿到即便是个小奖的“一种立场”,也绝非凭空而来。 暗地里,还是着哪天能看到,至少想到底“烂”到啥了。   今年北京电影节结束后,紧接着是连着两周、每日放映三部电影的北京电影节。 展映中的大已经提前在院映过,或通过其他已经看过,也有几部电影是我想看的,再加上免费入场加馆的大,即便去一趟资料馆颇费,还是相当。   《杀瓜》正是其中之一。 前面已经说了,《杀瓜》在FIRST首映后的评论大部分是,因此我前的调得很低,无非抱着“反正有空,不如就去看看吧”这样一种。

    再加上近来对独立电影不知从何处涌起的,不再想任何一部。

    即便看完觉得是烂片,也会自己权且算扩充片单吧。

      带着这样的,我坐在资料馆六百人的看完了《杀瓜》。 现场时不时地响起阵阵的,要知道现场坐的观众中大半都是附近的,这多少出乎我的意料。 不仅是一次观影,《杀瓜》也是一部值得肯定的之作。   因此,我很在FIRST现场看《杀瓜》的观众与我看的是不是同一部电影。 我在重新翻看评论的时候,到了诸如“王小波”“特立独行的猪”“没有试听“等,但我在看的时候,不仅没有注意到,反而觉得电影通过的形式组合给人的感觉。

      电影节放映的电影和最终投向放映的电影,也不算什么了。

    许多电影为了赶上电影节,往往还没彻底完毕就匆匆送到了现场。 听说,戛纳电影节大半竞赛片都是未状态。 到底如此,恐怕得有人做个才知道吧。

      电影在电影节首映后,无论出于电影确实还在制作中,因此急需完成的,还是因为收到了现场观众和的评论,进而做些。 最后成型的定品与电影节观众首映现场看到的片子,多少是会有出入的。 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了。

      比如我后来在看公映版的《米花之味》时,所看到的与在FIRS现场看到的那般就有明显差别,现场那版可能还在调色和混音中。 还有对于《暴裂无声》的误判,在FIRST看到的那版未完成残片,确实让人觉得毫无,但后来看公映版,觉得还是有可取之处的。

      因此,媒体在电影节现场发回的评论在两可能误导翘首的观众:一者是他们在现场看到的还是处于未完成状态的样片,这可能将评价调低,比如《杀瓜》这部电影;另一者则是因为首映现场加在电影上的额外光韵,会让媒体给出更高的评价。   扯得似乎远了。 想的无非是的《杀瓜》应该不太是观众在西宁现场看到的那样,而是有它的创新之处。

    这种创新,我觉得是电影调用了叙事艺术的形式,将其揉杂在一起,为电影自身的。

      比如《杀瓜》的故事改编自,也就几千字;呈现形式又于,瓜棚如同搭建起来让演员的舞台;因为形式是戏剧式的,选用的演员就不再能,必须得的演员才能抗拒舞台凝聚的强力。   电影最后呈现出来的既非小说式的,也非完全戏剧式的,但一定是电影的。 有时候,我感觉这比较像是一种对“小品”的影像化呈现,但差别也很大。 小品其实是非常的,几乎在语言上,《杀瓜》的影像很真实,无论是声还是本身的真实感。

      所以,我觉得感觉很奇妙。 整个故事其实源自非常中国化的小说那种的,人物、简单明确,最后为一个的故事。 它不走“新”(反现实吗?),从戏寻得,最后变出来的又是很电影化的东西。 对此,我是非常的。

    至于隐喻过于直白,我倒没怎么看出来。

    上一篇:卡沙巴王子经典语录集锦

    下一篇:没有了